夜间餐饮带动惠州城市消费格局变迁

 

2019年08月20日17:02  来源:惠州日报
 
原标题:“深夜食堂”消费热度不输白昼

    在惠州,市民夜间餐饮消费的热情越来越旺,惠城中心区麦岸路一带夜市繁荣。  惠州日报记者张艺明 摄

在惠州,市民夜间餐饮消费的热情越来越旺,惠城中心区麦岸路一带夜市繁荣。 惠州日报记者张艺明 摄

    市民在龙丰夜市选购商品。  惠州日报记者张艺明 摄

市民在龙丰夜市选购商品。 惠州日报记者张艺明 摄

  “老板,再来一份炒河粉!”

  市区麦岸路、麦兴路一带的夜市在惠州久负盛名,晚上10时是街上最热闹的时候,在麦地宵夜店喝碗砂锅粥,吃份炒河粉,是许多惠州人的夜生活最深刻的记忆。

  夜间经济相关的大数据报告显示,2018年国内夜间餐饮消费额较上年增长47%。人们作息时间的整体推后催生了更多“夜猫子”,也带动了城市消费格局的变迁。在惠州,从实体店消费到点外卖,“深夜食堂”消费热度不输白昼。

  消费火爆

  从晚上到凌晨食客不断

  8月15日晚上,记者步行来到市区麦地麦岸路,远远就听到人声鼎沸,街边的鲜香美味让人食欲大增。闪烁的广告招牌点缀着夜色,几乎每家餐馆门前都坐满了食客。

  “我在这家店吃了八九年宵夜了。”在潮汕西胪莲藕宵夜档,家住附近的食客阿生告诉记者,他经常和朋友聚会娱乐结束后,来这里喝碗汤吃几个小菜再回家。

  市区麦地林林总总的大排档属于一代惠州人的记忆,也见证了店老板林烈武的成长。10年前,汕头人林烈武在亲戚的推荐下来到惠州发展。刚开始,林烈武只是租了一个小门面卖莲藕汤,渐渐地客人多了,有客人看到店里有煲汤用的猪肚,建议炒个猪肚,再来个河粉,菜色多了,生意也越来越好。在惠州独自打拼的林烈武把家人都接到惠州,开起了夫妻店,菜色也从一个菜发展到几十个菜。

  林烈武说,在麦地夜市,真切地感受到“夜经济”的繁荣。从晚饭开始,一直持续到天亮。即便在凌晨2时,顾客丝毫未曾减少。最多的时候,一天可接待近400位客人。

  看好惠州发展的林烈武,又从市区麦地转战到河南岸开了一家新店,菜色更加丰富,从汤、炒菜到甜品,有100多个品种。

  外卖平台

  重构全市“夜经济”生态

  这两年,林烈武的门店还登陆了外卖平台,如今门店内外卖的夜间销量大概有100多单。“有的时候忙不过来,门店一天大概接待300多人,加上外卖平台,厨房供应不上,还得截止下单。”林烈武笑着说。

  事实上,林烈武从实体店转战到外卖平台只是近年来惠州夜生活整体变化的一个缩影。数字经济平台正在重构惠州的夜经济生态,外卖生意,如同“极昼”一般灯火通明。

  记者登录美团平台发现,在“外卖”栏目下的“夜宵”共有940个商家,分为粥面饺子、热门小炒、龙虾烧烤、炸鸡汉堡等9个种类。记者看到不少夜宵店的月销售量都超过5000,一家排名惠州烤串第一的店铺,月售量达到6579。“现在外出吃宵夜不好停车,但是晚上肚子饿了,打开手机APP就可以下单了。外卖平台送不到,再找个跑腿小哥就行了,没有吃不到的宵夜。”市民陈女士说道。

  市民刘先生每晚和游戏好友大战至深夜,此时一个人外出吃宵夜也不方便,只能点外卖吃。“从传统的横沥汤粉、烧烤再到时下流行的串串、炸鸡,应有尽有,送货还特别快。”刘先生说。

  今年7月《阿里巴巴“夜经济”报告》发布,晚上9时之后,二线城市外卖餐饮消费增长最快。在饿了么等外卖服务带动下,城市半径扩大,传统的“非中心地带”夜经济弯道超车,市郊外卖消费增速超过中心城区。家住市区惠博大道附近的梁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住得远,不像以前住麦地,随时下楼就能吃宵夜。现在不想特意开车出去吃,就让跑腿小哥送外卖,方便省事。

  发展建言

  发展“夜经济”需市场、社会、政府共同努力

  发展势头正劲的“夜经济”,无疑将对消费起到“再升级”的作用,但记者调查发现,相较于消费者的旺盛需求,夜经济发展还存在配套设施不足等短板。比如,在热闹商圈,停车位不足,缺乏政策引导鼓励,本地特色不强等。

  惠州学院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曹仓指出,“夜经济”是新的需求点,符合经济发展新趋势。如果惠州能发展成不夜之城,对惠州城市化进程深化和完整性是有益的。

  “夜经济”的发展需要市场、社会、政府共同努力。曹仓说,要推动“夜经济”发展,政府既要提供服务,也要加强监管,保障“夜经济”发展有序文明。比如,要提高城市精细化管理能力,做好相关配套服务。如增加深夜公交车,对可能存在的食品安全、环境污染等问题加强监管。

  同时,还要鼓励经营主体发挥主观能动性,推动“深夜食堂”的形式和内容不断创新,真正实现特色高质量发展,从而满足惠州市民的需求,成为消费产业的重要补充。

  他山之石

  “夜经济”拓展到治理层面

  英国伦敦的“夜经济”被称为英国的第五大产业。伦敦“夜经济”的主要支撑来源于基础设施建设、市政工程、餐饮服务等,中低收入阶层是相关产业的主要劳动力来源,“夜经济”发展提高了城市就业率。根据经济研究咨询机构TBR的数据,伦敦“夜经济”提供了130万个工作岗位,年收入达660亿英镑,仅一个城市的夜间经济就创造了英国全国总税收的6%。

  事实上,除伦敦外,许多国际大都市早已提出“24小时都市”的概念。2018年,纽约首设夜生活办公室,负责人被称为“夜间大使”,专门负责统筹协调夜间经济的发展。据统计,过去几年间,全世界有超过30个城市设立夜间职位。

  为更好地发展城市夜间经济,近期,上海建立了“夜间区长”和“夜生活首席执行官”制度,加强对夜间经济发展的管理和协调,这意味着夜经济正进一步拓展到治理层面。

  重庆则将美化夜市街景设置的公共照明和装饰照明设施全部接入城市路网。在“不夜九街”街区,不仅设置了专门的执勤点,让相关人员进行安全巡逻和交通巡逻,还特设了“醒酒室”,供醉酒的人在内休息,以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

  短评

  结合惠州特色壮大“夜经济”

  据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小长假延长一天,消费潜力释放,其中夜间消费金额占比高达30%。如今,培养“夜经济”成为不少地方不约而同的选择。惠州历史文化底蕴深厚,休闲、旅游资源丰富,应充分结合本地特色因势利导,促进“夜经济”形成更大规模,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惠州第三产业发展势头迅猛,城市开放度、包容度、活跃度正在快速提升,吸引着各地游客到来。如何充分利用游客资源,打造好符合游客胃口的“下半场”,值得思考。如今市区江北、金山湖、河南岸等区域多个城市综合体逐渐形成聚集效应,各种新理念、消费时尚正在流行,麦地、下埔、东平、龙丰等区域的“传统老街区”魅力不减,这构成了惠州“夜经济”的基本格局。点亮“夜惠州”,应当在现有基础和消费格局上,充分利用文化旅游产业带动效应,结合本地特色培育新的消费热点,打造更具消费号召力的核心区域,从整体上增强“夜经济”支撑力,扩大规模效应。

  培育“夜经济”需要城市治理升级。治安状况和停车便利程度等,都影响着消费体验感。这需要对此做好顶层设计,形成保障服务合力。

  (凌保康)

  本组文字(除署名外) 惠州日报记者谭 琳 谢宝树

(责编:牛攀、陈育柱)